新聞資訊勞務資訊勞務知識社會保障政策法規法律維權勞務派遣晟安觀點資料下載
政策法規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政策法規>> 行政收費只要非法都該取消

行政收費只要非法都該取消

2015-05-15 14:43:20 來源:廣州晟安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瀏覽:15
 只要采取權力行為的形式,就必須有法律依據。所以,不合法的行政收費當然應該取消,而且不僅限于勞動保障領域。所有領域內的行政收費,只要不具備法律依據,都應立即無條件取消。

  為應對當前經濟環境挑戰,廣東勞動保障工作將抓好“四個力保”,力保增長、力保就業、力保民生和力保穩定。除法律規定之外,今年廣東全省勞動保障部門面向企業的所有行政、事業性收費一律取消。

  這一消息聽來令人振奮,卻也隱含著憂慮。長期以來,“行政亂收費”在“行政三亂”中一直占據榜首的位置。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行政收費成為折騰企業的一大源泉。如今為金融危機故,地方政府在“千方百計減輕企業負擔”上要下真格的了,的確令人興奮。如若此次在取消不合法收費上能夠言行一致,則不失為依法行政的一大突破。

  然而從取消這些行政、事業性收費的范圍來看,實則又暗示著勞動保障部門面向企業的行政、事業性收費,有不少一直在“法律規定之外”運行。這些欠缺法律依據的種種收費,經過多年來反復強調的“千方百計減輕”,仍然穩如磐石。這次,又真能“一律取消”嗎?但愿。

  行政收費治理之難是不言而喻的。要知道,任何既有收費的取消對既得利益者來說,都有如割肉之痛。行政收費這塊肉,乃地方掌控、部門掌控的肥肉。收費不同于稅收,后者還得遵循“稅收法定”原則,且在收繳用上程序完備。在性質上,行政收費與行政強制拆遷其實沒多大區別,都是對非國有財產的征收。《立法法》對此有一條明確的限定,即:對非國有財產的征收,必須制定法律。這里的法律,《立法法》也解釋了,是專指“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通過的規范性文件”,而不是我們平常所說的廣義的“法”。

  比如,未經法律授權而自我設定收費項目,即便有著地方政府規章或行政部門紅頭文件的規范依據,也不能說這就是合法的收費了。而仔細考察地方的行政收費,其依據多來源于地方的自行規定。2006年11月16日的《人民日報》曾批露了這樣一組數字:全國有7000多個“紅頭文件”被作為行政收費的依據,而嚴格意義上的法律,不過30余件。

  盡管“行政亂收費”的愈演愈烈,很大程度上源于地方政府日益沉重的財政壓力,但這種財政困難也不能通過違法的方式轉嫁給地方的民眾。我們努力建設法治國家,任何行政權,包括地方的行政權都不能脫離法律軌道。只要采取權力行為的形式,就必須有法律依據。

  行政權具有自我膨脹的天性。就時下的行政收費現實看,無論企業還是公民,被強行索取的“行政收費”,大部分來源于行政機關的自我授權。更可怕的是,一些地方的行政權基本不受立法權的約束。基于行政訴訟法對抽象行政行為的排斥,即使是行政機關的自我授權,只要有文件可援引為收費的依據,就可不受司法的審查。這樣的權力真空,無疑需要糾正。

  不合法的行政收費當然應該取消,而且不僅限于勞動保障領域。所有領域內的行政收費,只要不具備法律依據,都應立即無條件取消。這種“一律取消”,并不需要借助于金融危機這個契機,而只能基于踐行法治的需要。

收縮
  • 在線咨詢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電話咨詢

  • 020-38674898
劲爆体育节目表